糯米团粑

沉迷刀剑乱舞,主食乙女,不吃腐。相处愉快哦~~

最晚和婶婶浪了一晚的乱

婶婶:乱刃大佬果然名不虚传!!

【指绘】秋田藤四郎

“主君!!和我一起玩吧!~~♡♡”

今天的摸鱼,纪念一下我的第一个极胁小骨头。
【刀剑乱舞乙女向】

深夜悄咪咪画一个婶婶...可以算是临摹吧????
@啾然 太太看看我!!!求求你产点粮吧!!!!(´;ω;`)呜呜

刀剑乱舞 乙女向同人 长篇史诗爱情奇幻大作《来自异世界的审神者》

           来自异世界的婶婶【刀剑乱舞】

序章

碧蓝碧蓝的澄澈天空中,阳光从朵朵白云中投射照在乌色瓦片上,反射出淡青色的光辉。

充满着日式风格的走廊用上好木料一块块砌成,平整排列成长长的道路,远远望去就像一条蜿蜒的河。

庭院间,一盆盆被精心修剪的盆栽放在隔板上,一只白色的蝴蝶飞过,地上镶嵌着一颗颗圆润光滑形状大小不一的鹅卵石,蜿蜒绵亘的小路通向中央的小池塘。

用小石子堆砌而成的池塘边缘旁长着许多碧绿青翠的水生植物,清澈见底的池水中摇曳着舒展枝叶的水草,花白相间的锦鲤在一方池水中畅游。

鱼尾在平滑如镜的水面上荡出一圈圈涟漪,使得波纹扰乱了那水镜中倒映的人。

人影懒懒的斜身侧坐,身着镶金边白色外罩,柔软宽松的袴被一只手高高提起,露出白嫩修长的大腿和同样松松垮垮堆积在脚腕上的袜子,还有一只脚什么都没穿泡在那池水中。

垂落在地,如同上好淡金色绸缎色泽一般的蓬松卷发;皮肤如同白瓷一般细腻白滑,脸颊泛着如同桃花瓣一般的粉;唇红润而动人;被金色睫毛覆着的青蓝瞳如同海洋与天空的交汇时那奇异又美丽的颜色。

毫无瑕疵,如同不沾染世俗的精灵一般的少女。

嘛,事实上,她还真的是一只精灵,只不过血统不是很纯正。

所以,其实是半精灵啦~

是人类与精灵的混血,半精灵。

清风穿堂而过,吹过屋檐下吊着的风铃;叮叮当当的清脆声音回响在寥廓的长廊里。

少女仿佛听到了什么召唤一般,她松开抓在手里的衣摆,随意拍了拍袖子的褶皱站起身。

小巧玲珑,白与黄交错的毛发中有着妖冶的红纹,脖子系着一个大铃铛的小狐狸走到少女面前蹲坐下。

“主人大人,政府下达了新的命令,需要您同我一起去查看。”

她抬头看着明朗的天空,风卷过她的蓬松头发露出了尖尖的耳朵,她闭上眼。

得不到回应的小狐狸歪着头问道:“主人大人???”

“狐之助。”

被点名的小狐狸愣了一下,摇摇尾巴回应:“是,主人大人?”

只见少女面向它蹲下来,一脸认真。

“这些鱼可不可以吃啊??我其实有点饿啊毕竟嘛突然被介绍到这里来然后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手续下来然后就坐在这里等通知了哎,我还什么都没吃。”

不等小狐狸开口,少女本来合毕的唇一张:“既然这个本丸都是由我的力量构成的,你们习惯说成是灵力呢,不过我跟那些阴阳师巫女中洋术士可不一样。”

少女突然“刷!”的一声站起身,【自以为很帅】的撩了一下挡住脸颊的长发:“吾虽然体内有着四分之一的人类血液,但是好歹是精灵的后代。可以使用不同元素的攻击而且魔力的容量是一般人不能比拟的!!!”

少女那高昂的音调一转:“所以,这些鱼虽然是我的魔力构成的,应该可以吃的哦???”

一时间小狐狸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空气中蔓延着名为【尴尬】的气息。

一上来就连续问了三个问题这么突然不给别人一点准备的你很过分好吗?!

明明它只是负责教导新手审神者的小式神而已请不要这么为难它!!!狐之助会很委屈的!!!

小狐狸僵硬了一下,决定当做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淡定的传达指令:“主人大人,请跟我来。已经准备好您的初始刀了,我们一同去召唤他们吧!”

少女闻言高兴的的连眼睛都亮了:“什么什么?!!!我可以召唤战斗妖精了吗?是这个意思吗?属于我的战斗终于要来了吗!!!”

面对突如其来的亮晶晶攻击狐之助不动声色的瞬移离开少女2米,淡定的解说:“不是妖精,是从刀剑而生的付丧神。主人大人请随我来。”

狐之助带着少女走进了一个最大而且是位置在最里面的房间。

少女拉开日式和门,布置雅式的房间让人感觉很舒服,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五把打刀,被静静的放置在房间里,五把刀分别是来自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不同样式的刀。

狐之助准备引导少女选择初始刀时,少女却突然抓起一把红色刀鞘的刀举了起来,并且口中念念有词:“就决定是你了!!!显形吧!沉睡在有型之物中的妖精呦,回应吾之召唤,为吾所用吧!代行者为艾露玛☆纳斯妮特亚!!!!”

少女激情澎湃的喊完后,将空着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右眼上:“被名为纳斯妮特亚的精灵召唤,感到荣幸吧!!!”

于是她摆了一个【自以为帅气逼人】的poss。

看的一边的狐之助仿佛都融入了背景一样。【啊这个人怎么回事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我可以向政府申请换一个狐之助过来吗?!!!话说这是什么姿势好中二动画看多了吗最近的新任审神者都是这样的吗???!!!!!】

不,并不是。

除了空气中被卷起的微小气流,和维持着奇怪姿势不动的少女以外,被拿起的刀剑毫无动静。小狐狸蹲在一旁,终于有点开始解说的样子了。

“主人大人,召唤付丧神其实最重要的是心意,因为他们与您心灵相通。而且感情的强烈也会影响召唤的程度,所以您还是使用符纸来召唤付丧神吧。”

少女还是不动,她突然用一种深沉的语调继续说话:“回应吾的呼唤吧!从刀剑之身诞生的妖精啊~~~”

毫无动静

狐之助:“......果然还是用符纸吧。”

就在这时,被拿起的打刀开始发光,由灵力构成的樱花被风卷起,其余的四把刀也化作流光掺透在樱花中。

以樱花小卷风的形式,越来越亮,越来越快,卷起了室内的气流,吹乱了少女的发,最终有个人影渐渐浮现出来。

少年面如冠玉,眉眼间透着一股与性别不符,但是又十分适合他的妩媚气质。

耳边带着金色的耳饰,跟他的黑发相得益彰,脑后还有一根小辫子绕到胸前垂下,外面套着一件翻领的金边黑色风衣,带着红色的长围巾,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翻领出来的黑色马甲,腰带别着一条金色的带子衬得黑色西裤格外好看,同时也勾勒出少年劲瘦的腰身线条。

手臂与手背上红色纹饰的黑色护甲与他手上修剪整齐的红色指甲很般配,还有紧贴小腿的黑色中筒高跟靴。

少年睁开了那双红宝石一样的双眼,清澈的望着眼前的少女,粉唇轻张:“我,加州清光。生在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不容易上手但是性能很不错,请多指教。”

耳畔少年欢快而清澈的音色不停回响着,那红色的眼眸调皮的眨了眨,最后还是充满笑意的望着她,唇角弯弯,使得那颗嘴角左下的小痣也微微上扬。

“希望可以找到好的主人,可以将我运用自如,对我爱护有加,并且会好好的打扮我~”

审神者此刻内心波澜起伏,都忘记回应新生的付丧神的话了。

【天呐!他真可爱♡♡♡!!!!!!!!】

良久得不到回应使得加州清光有些疑惑,他微微向前探身,歪了一下头:“主人???”面前的少女像是发呆一样,在他话语刚落的时候整个身子突然颤抖了下。

诶???少年有些不解

就在他在回想自己的自我介绍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少女突然回神,向前一步托起付丧神的手放在胸前。

手下那绵软的触感吓了新生付丧神一跳,他是第一次拥有人的形态,也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形态去触摸别人。

少女靠近因为她这一举动脸变得通红的付丧神,牵着他的手自己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做出了更让他误会的举动。

她低下头,红润的唇在付丧神白皙的手背上轻啄了一下,她被手背上明显低于她唇上的温度惊讶了一下。

付丧神受宠若惊的望着自己的审神者,他的脸颊红的跟苹果一样,水红色的眸子也因此起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然后他听到少女的声音响起,“哦~吾之眷属,吾名为艾露玛☆纳斯妮特亚☆雷德利☆阿玛施华斯特里普☆白昼的达朗伊姆。汝回应吾之召唤,吾与汝订下了不可违抗的契约,只有死亡才能把我们分开~~~~”

加州清光被这个长长的一串名字砸的稀里糊涂,后面又因为听不懂少女那奇怪到极点的说话方式隐隐感觉到这个主人有点奇怪,又她很中意自己的样子感到放心...

少年对此回应了灿烂的笑容:“嗯!以后多多指教,主人!!~~”

狐之助在前面奔跑,手牵手的少年少女跟在其后,本来空荡荡的走廊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加州清光还以为自己的审神者是个可以好好疼爱他的人....直到他跟着这个不靠谱的主人又有了其他伙伴之后才发现了审神者隐藏在美丽外表下的真正的.....真相。









ff7同人脑洞【勇者每天都在拯救世界】

序章

好吵啊,耳边嗡嗡作响,时不时还可以听到在水中气泡的“咕咚”声。

“天啊!!!她睁开眼睛了!!”“哦!教授一定会为此高兴的!!“对对对快去叫他来!””

......

身体被无形的重力压的无法动弹,四肢都失去了知觉。大脑缓慢的思考,就像老旧的时钟许久不上发条一样运转着。

眼皮沉重的就像熬夜过多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感觉一样,她勉强睁开一条缝。

满目都是透着蓝的绿色,就像某种化学实验用剂一样,微微发着荧光。

开一个小小玩笑,她现在肯定就像一只泡在溶剂里的青蛙。

等等,为什么我会被泡在水里?!

仿佛终于意识到危机感,迟钝的大脑一下子振作起来,指挥着她的感官恢复知觉。

她缓慢的吐出几个气泡,双瞳的瞳孔突然被突如其来的光刺激的收缩。

“fufufu...看来是醒过来了”

男人的脸近在咫尺——带着一副黑框的眼睛,奇怪的脸型和那个微妙的五官....无不一都在透露着“我可不是好人”的气息。

她与这个男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

啊!卧槽!这个熟悉的面孔,他不就是【ff7之最大的罪魁祸首万恶之源宝条博士】吗?!

宝条看着试验器中的她恢复知觉,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已经可以继续进行实验了,把她捞出来送到我这里。”

感觉到泡着自己的液体在急速的减少,胸腔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双眼一黑...好吧她又倒下了。

再度醒来已经是躺在白色的手术台上,她用手遮住了头顶刺眼的白光灯,试图慢慢坐起来。环顾周围,貌似已经从那个试验舱里出来了,可是现在又到了一个她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果然...最可怕的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像是自嘲一般,她低下了头。金发从肩上垂落下来,掩盖住了她此时的表情。

啊啊啊...早知道就不要太过沉迷游戏了。

“我很喜欢这个系列的,你听我说啊xxxx最后打败了xxx,拯救了世界”

旁边的友人仿佛早已习惯一般随意应付着:“是是是,最后主角他的前辈也得到了安息是吧...很好的结局呢。”

“啊,可是我还是很遗憾xxx和xxx没有在一起,明明这么般配的说,xxxx虽然是大反派但是可很可惜啊....brbrbr”

友人突然打断她那个如果不阻止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的苗头:“听说那个公司出了一个全息游戏的试玩活动,可以和里面的npc互动呦,你要不要去试下呀?”

......

对呀,她现在就是去试了一下,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啊。

现在的心情不知该说是庆幸呢,还是懊恼好呢....

“咔——”

突然的开门声吓了她一大跳,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女人走了过来。女人轻轻的来到她身边:“你好啊小朋友,我是奥维罗拉,负责观察你的检测人员。现在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她还处于那种被吓到的状态中,没回过神来。

奥维罗拉又轻声的安慰了几句,她还是不说话。奥维罗拉看看了手表,站起身对坐在旁边还是有些愣愣的孩子说到:“好啦,时间到了,我该离开了。要记得好好休息,不要害怕哦。”

正当奥维罗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微小而懦弱的声音响起:“那个...我..我叫莎缇娜。”

属于小女孩的柔软声线,带着一些微微的颤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激起人的怜惜。

奥维罗拉走回来弯下腰摸了摸莎缇娜的头,“是,我知道啦。”她的身上被镀了一层淡淡的光,就像亲切的大姐姐一样。

莎缇娜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和把她与外面隔绝起来的那扇门。

她把自己紧紧的蜷曲起来,仿佛要寻求安全感一样。

无奈的,等待下一天的到来。